第十九章 这圈子乱啊

    她听我这么说小小脸一红,“我呸,你想哪里去了,你就回答我就行,少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哦,不好意思,也实在是你问的问题都太容易让人误会,不过这三个问题,第一个的话,我来时候你见到的那个我是处男,现在这个我不清楚,剩下那两个问题我都回答不了了,不是我不说,是我根本不知道!”女鬼听我这么说眼睛一亮赶紧又问“也就是说,对于现在的你这三个问题你都是不清楚的?”“嗯,这没什么不好承认的,我确实都不清楚!”我刚说完,这女鬼一下就跪在了地上,“主人,我终于等到你了!”我立马懵逼了赶紧问,“这什么情况?你叫我主人?你在这等我?你起来说话,你突然这样我我我有点不适应!你快起来。”“是主人。”她低着头缓缓站起了身!“你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怎么问完这三个问题突然就这样了。”“是这样的,这里在清朝时期是有一个很厉害的鬼王,叫赤火鬼王,我曾经就是赤火鬼王手下的一个鬼将,跟着赤火鬼王做了不少坏事,弄得附近民不聊生,后来就有一个高人路过此地,她把赤火鬼王给收了,原本以为他也会将我收走,可没想到那高人算了算说他不能收我,他收了我会给他带来很**烦,就让我在这里等着,说我的主人会来带我走,他还说我这个主人,有三个问题是回答不上来的,就是我刚才问您的那三个,只要我碰到这个人,那我就奉其为主,听其差遣,就会有了不得的一番造化!”我听到这女鬼这么说心里是挺无语的,这都啥跟啥呀,这什么人啊?还替我收了个女鬼仆人?当时还没我呢吧!不过这人也确实是个高人,能算到这一步,不简单啊!赶紧问“哦,这么回事啊,那你知道那个高人叫什么名字么?”“奴婢不知,我曾经也问过,他说他不能说,说你会问的,万一你要是知道了,终有一天他会寝室难安的!”卧槽,这什么高人啊,这简直是神算啊,他怎么知道我会找他麻烦?其实我心里真想找找这所谓的高人,因为他在我还没存在的时候就算出了这么多,说明他肯定知道很多事情,我以前那个魔像也没说那么多就走了,现在看来还是有希望多了解一些当年的事情的,只要我能找到这个人!不过这都的放一放了,现在我得想办法处理眼前这个自称奴婢的这个女鬼……真是够麻烦的,“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啊?我总不能一直叫你美女吧?”“奴婢没有名字,奴婢一出生便死了,父母没有给取名,所以没有名字生死簿上没也就没能投胎!”我听到这眼前一亮,赶紧说“那我要是给你取了个名字,你不就可以去投胎了么!”她犹豫了一下说道,按道理说是这样的,我的罪孽已经被那高人化解,只要有名字就可以投胎了!主人您是不要我么想让我去投胎?”说完还一脸可怜样子看着我,我被她这可怜的样子一下子弄的不会了,“额,不是的,你那么漂亮,只是我觉得投胎重新做人才是最好的不是么,鬼都是想做人的难道你不想么?”这女鬼犹豫了一下说道,“如果主人希望我去投胎那我就去!”我一听她这么说心里这个不舒服啊,什么叫我想让你去你就去,感觉弄的我是里外不是人,虽然现在真不是人……“你以后叫刑易词吧,我叫刑易诗,周易的易,诗词的词,你觉得怎么样?”“奴婢谢主人赐名!”说完又跪下了,我的天啊,“你快起来,别动不动就跪,这不是古代了,没有那么多礼数,也没什么奴婢了,你就叫我哥就好了,我叫你妹妹,嗯,就这么定了!你现在去投胎吧,你不是说你有名字后就可以投胎了么,你去吧,投胎是好事,就算你一直跟着我也不会让你一直都当个女鬼的,总要想办法的,既然能投胎为何不去呢?所以赶紧去吧!”“谢主人,那我去了!”说完一闪就消失了,“呼——终于是解决了!”其实我让她去投胎还有别的想法,那个高人不是说她会跟着我么,我偏要让她去投胎,我就不信那人都算的准……我刚要走,但回头又看看了那个小土包,算了,都认她当妹妹了,把她的坟修一下吧……就在我修坟正干得起劲的时候,旁边的蛇哥突然又跑到我身边了,我刚想说什么,背后一阵阴风吹过,我回头一看……“你怎么又回来了?不是让你去投胎么?……”我这还说完只见她身后又出现了两个身影……看到这个身影我一愣,如果我没猜错这两个应该就是大名鼎鼎的牛头了吧,这神话中的人物都跑出来了……真是不进什么圈子不知道什么圈子又多乱啊……“这位应该就是地府的牛头大人了吧,不知道你们带我妹妹来这里所谓何事啊?”那牛头见到我这么说,那真是鼻孔朝天啊,“你是何人?是你给这个孤魂野鬼取得名字?”我看他这样,我脾气也上来了语气不好的说,“是我啊!怎么了?我收他当妹妹取个名字干你屁事啊,不是说有名字就行么?”这牛头听我语气变的这么差,也顿时火了,“小子你就这么和你牛爷爷说话的,别以为会点三脚猫旁门左道就能跟我叫板,我看你是活够了吧!”其实牛头本来平时挺和蔼的,虽然对鬼神那是心狠手辣,但为人说话不那么恶劣,只是最近吧这人世间闹什么瘟疫,那人死的那个多啊,死的多也没啥,关键不仅多而且死后的魂魄都带有极强的戾气和尸气,魂体上有戾气这还算正常,有尸气那可就真是麻烦的要命,得经过好多道程序才能去掉,平时一万个死人也见不到一个这样的,现在可好一万个里面找不出几个不是这样的,平时他就和马面在地下没事喝个小酒,事情交给阴差就足够了,现在可好别说喝酒了,水都喝不上一口,忙的脚打后脑勺!刚闲一下,阎王又让他带这女鬼上来说是叫他和上面给女鬼取名那位”好好聊聊”说下这女鬼不能投胎!至于为啥不能投胎阎王没说,让他自己编一个,这牛头一听明显这就是出力不讨好的私活儿,他也知道女鬼有名字了罪孽也没有是可以投胎的,就不让投这算咋回事,还让编一个……

    我一听牛头这是要动手啊我也扔下手里的棍子,想动手那就来吧我也看看这传说中的牛头到底有多厉害,我也第一次发动了本命神通,血武神通!只见我刚一使出神通,天都变色了,很快就乌云密布,我的周身出现了一层浓浓的血雾,我只觉得体内的血液再沸腾,力量不断增强身体表面的血雾也慢慢在体表凝聚成了一套血红铠甲最后就剩两个眼睛露了出来,手上出现了两把长刀,有点类似古代的唐刀,不过这刀身上冒着浓浓血气可不是闹着玩的,先别说战斗力怎么样,光这造型就能吓住一堆人,我的眼睛还在不停冒着黑烟就这么直直的盯着牛头冷冷的说到,“你不是说我活够了么,那就来试试吧!”此时牛头心里都已经开始骂娘了,这尼玛是什么?刚才还温文尔雅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青年一转眼就尼玛成这恐怖的样子了,血气滔天还有浓浓的尸气都引发天地变色了,这是个什么鬼,可我堂堂牛头也是响当当的人物还能怂了不成?其实说句现代点的话就是,自己约的炮,含着泪也得打完啊o>_<o!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