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密道

    听脚步声,似乎只有一人。来人轻轻的把门给关上了,然后开始翻找着什么东西,袁潇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一双黑色的鞋子,此时对方正翻着书柜。

    “奇怪,在哪里。”来人喃喃自语,听声音是个男的。

    很明显,这个人并不是这间闺房的主人,应该是和袁潇一样不请自来的。

    “到底在哪里。”也不知道翻找了多久,来人似乎有些失望,停了下来,站在柜子面前的一双脚一动不动,袁潇估计对方应该是在打量那个书柜。

    “有人。”袁潇和陈启光感受到了一股血腥气,正在越发靠近此处。

    而外面那个人也感受到了,此时正手忙脚乱的,不是跑着蹲在桌子下,就是蹲在梳妆台下。

    对方急的团团转,不一会,一双脚就在床前停了下来。

    袁潇和陈启光两人内心暗道“不好”

    果然脚的主人躲了进来,直接把袁潇夹在了中间,袁潇一看,没有想到还是老熟人。

    这个人就是刚刚推袁潇一把的那个奶油小生。

    袁潇两眼一眯,正找不到人,这货就上来送死了。

    一使力,袁潇就准备把这个人丢出去,但是陈启光阻止了。

    显然现在不是动手的好时机,先看看来人是谁,又想干什么。

    司徒策也没有想到床底下居然还躲着两个人,这两个人可不就是门口遇见的两人吗?

    就是不知道这两个人和自己的目的是不是一样的。

    见那个瘦小的小白脸还打算朝自己动手,现在是动手的时候吗?

    还好旁边的大黑脸阻止了,司徒策朝着陈启光点头道谢。

    “吱嘎。”一声,门被推开了。

    床底下的三人,都一致的保持着一个动作,屏住呼吸。动不都不敢乱动。

    这次进来的人,脚步很轻柔,显然是个女人,对方轻轻的把门关上。

    然后径直的就走向了书柜。

    由于袁潇被挤到了中间,此时并不能看到来人穿什么鞋子,只能依靠着声音判断。

    “吱扭”一声,好像什么东西打开了。

    这个声音的响起,袁潇很明显的感受到了身旁的人颤抖了一下,好像很是兴奋一般。

    紧接着又是“吱扭”一声。那股血腥气不见了,周围也安安静静的,好似刚刚并没有人出现一样。

    袁潇和陈启光两人还准备在等会再出去看看,没有想到身旁的人已经迫不及待的爬了出去。

    两人对视一眼,也跟了出去。

    只见司徒策正兴奋的看着书架,脸上充满了激动的神色。

    “这里有密道。”不然刚刚那个人不会消失不见的,陈启光可以肯定。

    这窄巷子居然还修密道,看来这巷主不简单。

    “你们两个人干嘛的?”刚刚是顾忌着怕被发现,没有注意观察两人修为,现在一看那个皮肤黑点的居然是大乘的修为,而那个小白脸看起来毫无修为。

    司徒策也不是傻子,并不会认为袁潇是毫无修为的废物,看来这小白脸修为不低,至少也是大乘修为。

    虽然自己对上两个人会很吃亏,但是也不是毫无把握。

    “给我打开。”袁潇可不管司徒策脑子里面想着什么,指着书柜就要司徒策打开,毕竟刚刚她们两个人可是什么都没有看到,而这个奶油小生,很明显看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虽然不知道这个密道是通往哪里的,又是干嘛的,但是从这奶油小生兴奋的神色来看,这密道似乎不简单。

    “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干嘛。先回答我。”听到袁潇强势的话语,司徒策不悦的皱了皱眉头。

    “给我打开。”袁潇明显不打算回答,陈启光同理,就静静的看着袁潇和司徒策对峙。

    袁潇的实力他可是亲眼所见,并不认为如果打起来了,袁潇会吃什么亏。

    “不会。”没搞清对面的两人要干什么,他是不会打开这个密道开关的。

    “呃”没有料到袁潇会突然出手,司徒策两只手拍打着袁潇的手,脸色憋的通红。

    本来脑子已经演练了几百遍怎么打斗,拿出什么底牌等等,没有想到,袁潇一招就掐在他脖子上,直接把他整个人给提了起来。

    脑子那些招式用的机会都没有,直接一招被对方制服了,司徒策也没有想到这小白脸实力怎么强悍。

    “我开,我开,好汉饶命。”这小白脸明显是要杀人啊,算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先苟一波。

    男人就要拿得起放的下,该服软就服软,反正现在房间里面也没有认识自己的人。

    袁潇一松手,司徒策就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快点。”催促着对方,袁潇丝毫没有任何的愧疚感。

    司徒策没有想到自己也有怎么狼狈的一天,不顾也不敢乱来,乖乖的蹲在书柜下面。脑子盘算着等下怎么离开这两人。

    只见蹲在地上的司徒策拿起一本褐色的书本,和左边一本黑色书本交换了位置。

    “吱扭”原本还紧闭的的书柜,突然向旁边开出了一个口子。

    这机关够让人意想不到的,难怪刚刚自己找了半天没有找到。

    都怪这破机关,害他被这两人挟持了,司徒策暗骂。

    “你先进去。”为了以防里面有什么机关,还是这个奶油小生充当肉盾吧。

    “汪汪!”刚刚因为一晚没睡的奶狗,趴在袁潇胸口睡着了,一醒来就看见袁潇在推着对面男子。

    狐假虎威的叫了一声,袁潇很满意的摸了狗的脑袋。

    还有没有王法了,连狗都欺负我,司徒策表示很委屈。

    “汪”奶狗很意外被袁潇的关爱,又惊喜的叫了一声。

    “嘘!”为了防止密道有回声,袁潇示意奶狗不要乱叫。

    “吱扭”陈启光最后一个走进来,门就自动关上了。

    只见密道此时都点满了蜡烛,清晰可见,里面有一阵阵凉风吹来,显然有出口。

    密道的上方是由几片木头支撑着,和几根木桩子,两边则是普通的岩石。

    “咚咚”陈启光敲了两周,很厚实的声音,显然旁边应该是实心的。

    看来这次可能会有意外的收货,就不知道这密道是通往哪里的。

    。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