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卌八闻 天水同源

    此时的鱼临渊,只是这青魔幻境里的情魔分身。

    他的时间和记忆,都还停留在闻鱼的那个梦里。

    这时。

    天尊双掌猛然拍向水面,借势暴怒而起。

    她重新召回锈迹斑斑的铁剑,身形恢复到常人大小,拿剑指着情魔分身质问道。

    “你又是谁?为何这张可恶的脸,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在本座面前?”

    “这张脸的确不是用来讨你喜欢的,那你又凭什么以水仙的身份出现在幻境中!”

    一个剑拔,一个弩张,显然都没有退步的意思。

    情魔分身毕竟不是鱼临渊,骨子里完全没有龙鱼血脉里的宅心仁厚。

    哪怕对方是一位跟水仙“一模一样”的女子,他也生出不半点怜香惜玉的心思。

    见天尊不说话,情魔分身嘴角泛起邪笑。作为青魔幻境的半个主人,总要略尽地主之谊。

    “来到别人的地方,难道不应该先回答主人的问题么……难不成我会相信你就是水仙?”

    情魔分身的口气咄咄逼人,大有一言不合立马将“客人”扫地出门的架势。

    只是眼下,他不会轻易放这位假“水仙”离开。

    天尊不怒反笑,身为尊者的威严容不得分毫亵渎。

    只见她冷哼一声,懒得再与情魔分身废话,以掌心仙血再次祭剑。

    铁剑发出一阵响彻夜空的嗡鸣,悬浮在青色夜空中的青灯瞬间熄灭三成。

    下一刻。

    密密麻麻的剑雨,刹那间把情魔分身斩成无数碎片。

    云阶飞到天尊身侧,用鹿角蹭着她仙血未干的左手。

    她得意地转身,就要向水色消失的方向追去。

    忽然。

    一只白皙的手搭在她肩上,回眸时又看到了“鱼临渊”那张邪笑的脸。

    而情魔分身的另一只手,正扼着灵鹿云阶的咽喉,将其缓缓提起。

    “不论你在外面有多强,在这里,都无法击败我!说吧,告诉我想知道,我可以让你少受些折磨。”

    情魔分身抬眼望着缘月,这才看到远处有一块晶莹剔透的冰,在青色的月光下折射出华彩。

    六株桃花在其周围盛开,犹如仆从一样忠实。

    再看水色那冰封的笑容,情魔分身心头一阵抽痛。

    也难怪,他之前并未感觉到水主的气息。

    “哼!”

    情魔分身怒哼一声,掐着云阶的手往下方甩去。

    灵鹿云阶毫无反抗之力,重重摔在慕鱼年面前的地上,试图挣扎着爬起。

    周围的青魔看也没看云阶一眼,任由云阶的皮毛染上青色的尘埃。

    终于。

    云阶再尝试几次之后,四肢瘫软,倒地之后沉沉的闭上眼睛。

    目睹这一幕的天尊就要冲下去,却发现按在她肩头的那一只手,堪比天的分量。

    “你对云阶做了什么?”

    “那你又对她做了什么?”

    天尊顺着情魔分身所指的方向,看到沉眠在冰里的水色。

    “本座就算想对她做什么,也得有那个机会吧!”

    “是么!那你身体里这股属于水仙的气息,又怎么说?”

    “……”

    天尊似被看穿了隐藏起来的秘密,身子不由一颤。

    情魔分身缓缓抬起手,天尊立即转身一剑,趁机就要拉开距离。

    然而。

    接下来的一切,令天尊猝不及防,又出乎预料。

    仍是那只修长白皙的手,从背后洞穿了她的胸口。

    未等仙血流出,缘月中飞来一根青色的锁链,随着那只手贯穿而过。

    心口骤然一紧,钻心的疼痛麻痹全身。

    恰在此时。

    情魔分身贴在天尊耳边,如清风吹拂般说出一句话。

    “水仙,水仙!如果你能听到,尽你所能回应我……”

    情魔细微的声音仿若魔咒,天尊那张属于水仙的面孔上,竟有泪水滑落。

    见状。

    情魔分身没有任何犹豫,一掌拍在天尊后脑。

    “乱情锁心,分!”

    随着这句话说出,青色的缘月变成了血色。

    缘月的光芒汇聚成一线,只照耀在天尊眉心。远远看去,就像一根红色的姻缘线。

    天尊身体不受控制地左右摇摆,两个拥有不同面孔的女子在同一个身体里拉锯。

    情魔分身一眼认出,其中一个正是水仙,而另一个却十分陌生。

    他伸出一根手指,青色的指甲像利刃一样变长,顺势从两个虚影中间划过。

    天尊的身体突然静止,足有掌心大小的一滴水,从其后心飞出。

    情魔分身一把接过水球,感受着其上传来的弱水波动,以及水仙的气息。

    再看天尊时,甚至身形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情魔分身五指虚握,顿时缘月返青。天尊被那一根锁心的情链带着,悬在了夜空中。

    之前不可一世的气势荡然无存,露出一副病殃殃的姿态。

    惨白的脸上毫无血色,但仍能看出她拥有不输水仙的美貌。

    直至天尊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情魔这才疑惑地盯着手里的“水球”。

    “观你气息,旧伤未愈!但有一点我不太明白你既不是三界之人,缘何能够融合水仙的灵元?”

    天尊传出几声轻咳,狞笑着看向情魔分身,微微动了几下嘴唇。

    至于说的是什么,恐怕只有情魔分身看得真切。

    他眼神一凛,不禁疑惑出声。

    “没想到,天和水竟然同源!那‘天’,究竟是什么?”

    大袖一挥,天尊心口的锁链再度拉高,就像被锁在了情魔幻境的夜空中。

    至于水色为何如此,今夕又是何年,情魔分身已不会再问。

    早在他将手搭在天尊肩头的时候,幻境所发生的他便知晓。

    “是缘,还是劫,造就了这一场时间与空间的错乱?”

    情魔分身叹息一声,转而看向慕鱼年。

    “授鱼以柴,借火为薪。能在这里再见故人之后,不失为一种造化……你跟我来吧!”

    慕鱼年听得似懂非懂,什么故人之后,什么借火为薪。

    他不知道在闻鱼的梦里,有个牵着小孙子的樵夫,曾送给鱼临渊两捆柴……

    他唯一知道的是,眼前之人正是他憧憬许久的“鱼主”,而他也一直坚信鱼主没那么容易死去。

    慕鱼年回过神的时候,情魔分身早已不知去向。

    他只得站在原地大喊“鱼主”,顺带自报家门地说了几遍他叫“慕鱼年”。

    周围的青魔分出一条路,直通水色所在。

    一个声音从路的尽头传来,带着几分难得的柔和。

    “小子!以后可要记住,我不是什么鱼主,只是他成魔时的意念所化……”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