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坂梅

    想都不想用,这就是广田弘毅给自己的钱,那一柄古朴的短剑大概就是广田弘毅改造的第七沉沉丸吧。

    剑长二十厘米,叫做匕首可能更为合适。

    枫之叶伸手拿出这把古剑,爱不释手的抚摸,眼中喜色不掩饰。

    轻轻一拔。

    “嗡~”清脆的剑鸣悦耳动听。

    枫之叶迫不及待的将整个剑身抽出,寒光四射,照在枫之叶的眼睛上,刺痛不已。

    眼睛随痛,心里却高兴的要笑出声,真是把好剑。

    前世他冷兵器用的数一数二,对剑也不陌生,他练过几年,不过因为不容易带在身上就没练了。

    看到剑柄上有个小牡丹图案,枫之叶轻轻一按。

    整把剑像弹簧一样,忽然弹出去,变长了足足一米二,现在这把剑长一米四。

    枫之叶情不自禁的挥舞起来,只是剑招的基础刺、挑、劈、抹、挽、撩、断、点,用的有些生疏,可随着枫之叶一遍又一遍忘我的施展。

    这些基础已经熟悉了一遍又一遍,对敌基本毫无问题,可能会有些僵硬,跟别的剑道高手可能要吃大亏,甚至根本打不过。

    枫之叶不害怕,现在才刚刚开始,就像剑道一样,只练基础,熟练之后总能做到无招胜有招的境界,对此他还是很有自信的。

    十分钟后。

    “小枫!”小爱推开门欢快的走进来。

    枫之叶已经把东西都收起来了,至于古剑他一直藏在袖子里,他打算习惯一下袖里藏剑。

    “大小姐!剑道课的时间只有半个小时,请您注意一下!”黑矶无奈的叮嘱道。

    上次应为小爱非不走,拖了好久,耽误了后面许多课。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小爱不耐烦的挥手。

    黑矶苦笑的回到车上,开始打瞌睡。

    “小枫,我们再来掏耳朵吧!”小爱眨了眨大眼睛,俏皮的说道。

    枫之叶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袖子里的剑差点没藏着掉出来。

    “不行,我们要开始练剑道了,不然光收费不教学可不行。”

    “没关系啦,我们就过两人世界就行了,管那么多干嘛。”小爱拉住枫之叶的手撒娇道。

    “不行。”枫之叶拿出了之前自己用的小竹刀,丢给小爱。

    “挥剑一百次。”

    “什么!???”小爱惊呼道。

    枫之叶瞥了她一眼,不多时,剑道场内传来小女孩的软糯糯的叫喊。

    “面~”小爱手上挥剑速度十分缓慢,眼睛一直看着枫之叶。

    “小枫,你以后打算经营这剑道场吗?”

    “我可以帮你在全国,不,全世界都开一座。”

    “不要说别的!”枫之叶忽然拿手拍了小爱的手一下。

    小爱疼的缩回,看着自己红了的手,眼泪汪汪的看着枫之叶,带着哭腔道“好痛,你给我吹一下。”

    枫之叶嘴角微抽,这都是跟谁学的。

    “不要撒娇!用力的挥剑,大声的喊出来!”

    “面!”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