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7

    热门推荐

    林萧和那个年轻人对视了一眼,让林萧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年轻人居然一脸的淡然,再看看旁边的武狂,两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林萧可以感觉到,那个年轻人并没有出全力,似乎只是很随意的挥了挥手而已,虽然自己也没有出全力,但是这并不能说林萧就能和他打个平手,在武林,一切都不好说。记得在草原上,尹成水和陆永原的战斗,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恩?”右胸忽然有些疼痛,林萧一惊,这样的情况从未发生过,自己的身体之强悍,那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解释的,而他也从来没有得过什么病,这种淡淡的疼痛让他有些警惕。

    “阁下是哪一门派的,见面不通报姓名也就罢了,无缘无故便暴起伤人,难道你师门没有告诉过你武林上要讲规矩的么?”说话的是老者,而不是刚才和自己对了一拳的年轻人。

    林萧洒然一笑“规矩我不懂,我我要告诉你们的是,如果你一意孤行,那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

    “哼!”武狂瞪了林萧一眼,怒气冲冲的离开了,身后两人也跟着离开,林萧并没有拦,虽然今天第一次见面没有谈拢,目的也没有达到,不过已经让他们有所顾忌了,相信最近几天他们消停一些,接下来就该林萧处理这面的事情了。

    三人走后,林萧将众人叫到了身边。

    “武狂在l市势力很大,最重要的是他本人实力也不俗,我虽然可以搞定他,可是他身边的那两个随从却深不可测,所以,接下来我们可能要面临一些问题。”

    扫了众人一眼,发现几人都是一幅聆听的表情,林萧只好解释到“这和我们在雾都不同,在雾都的时候,他们找不到我们,敌明我暗,那是我们最大的依仗,但是现在不同了,我们两方面可以说是已经摆明了车马,本来我觉得我可以轻松搞定他,但是现在看起来没有那么简单了,所以,我们的计划要变一变。”

    说着林萧指着唐妙可说“妙可,现在你跟着我们已经不合适了。”这句话一出,众人都看向唐妙可,唐妙可的表情显得有些尴尬,长期以来,她的位置都相当的尴尬,没有战斗力的她,可以说已经成为了团队的累赘,大家虽然从来没有说起过,不过她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每次众人准备战斗的时候,就是她最难受的时候,因为她是一个多余的人。今天林萧终于把话说开了,说明了,她反倒觉得轻松了许多。

    “一旦我们翻脸,很有可能会对你不利,这样的情况下,我很难保证你的安全,所以,我决定让你去别的地方。”林萧没有说是什么地方,唐妙可忽然自嘲了笑了笑,而林萧也没有多解释什么。

    “罗磬玉要回燕京看家人,今天就要离开,现在就只剩下安吉了,安吉,暂时来说,我没有好的安排给你,不如你先去燕京等我们吧。”

    安吉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剩下的就我们几个了,这样行动起来也会方便很多,无论是战是逃都会随意许多。”

    林萧心中没有什么负疚感,他并不认为这样是不是伤了某人的自尊,在他看来,一切都得合理,尤其是这种关键时刻,如果不能合理的安排人员,那结果会很麻烦。这就是2号的性格,与林萧主意识最大的不同之处。

    当天下午,三女就离开了,没有依依惜别,也没有十里相送,简单的交代了几句,三女便离开了l市。

    临走之前,林萧跟唐妙可说“妙可,有个地方需要你,但是具体地方我不能告诉你,上这架穿梭机,它会带你过去的,到那里之后见到什么都不要惊奇,你只需要知道他们对我们非常重要,就可以了,好么?”

    唐妙可乖巧的点了点头,林萧的话让她心里好受了不少。

    送走了三女,林萧联系了刘牧冲“二子,你现在在哪里?”

    “老大,我在人民医院呢。”

    “马上到。”很快,五人就来到了人民医院,找到了刘牧冲,见到他之前还发生了个小插曲,刘牧冲住院的房间外坐着几个彪形大汉,把五人拦了下来,说什么都不让进去,还威胁说再不走就杀他们全家。

    林萧一怒,连踹了几脚,几个大汉躺了一地,昏迷不醒。虽然林萧看上去有些生气,但其实心中还是很欣慰的,李放兄弟派了这些人来,说明还是很上心的,虽然派的几个人稍微弱了一些。

    见到林萧走进来,刘牧冲一下子坐了起来,激动的说“老大,是你么?”接着他看见了林萧身后的邓浙和昌飞,虽然还有两个人他不认识,不过这两个家伙他还是认识的。

    “邓浙,昌飞,老大,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林萧的面容跟他记忆中的完全不一样,这让他有些疑惑,林萧给他解释了一下思考者的存在,才把这事揭过去。

    “二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林萧记得当初绑架杨晚卿的不是武狂的人啊,怎么现在武狂也掺和进来了。

    二子摇头苦笑“你走之后,武狂消停了一阵子,我们按照你的想法,我和大饼哥在部队,李放兄弟去地下势力,有我们支持,他们很快的打开了局面,一切都挺好。有一次我们去采购,却遇到了武狂,当时武狂惊为天人,当街调戏杨晚卿,当时我们带着几个警卫身上都有枪,他不敢乱来,不过他却扬言说一定要得到杨晚卿,我们也没当回事,结果后来就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

    林萧眉毛一皱,这个武狂,原本以为只是性格嚣张跋扈了一些,没想到这人却是这样一幅德行,那自己要整治他,也不算违背规矩了。

    “因为杨晚卿,我们已经和他们发生了几次冲突了,最严重的一次,大饼哥带着整个团的战士将武狂社团紧紧包围起来,差一点就开火。上面下了几道命令,让我们把部队带回去,大饼哥执意不肯,并回报说见不到人,就血溅七尺。”

    林萧能想象出来大饼肩上扛着多么重的负担,那些官僚会给他下什么绊子。

    “两天前,我们接到命令,让我们去执行一项绝密任务,整个团连带团直属扩编营一起离开,大饼哥可能是意识到了什么,特意把我流了下来,让我注意武狂的动静。大饼哥刚离开的两天,我们处处小心,而武狂也没有什么动静,唉!”说到这,刘牧冲叹了口气。

    “也是我们大意了,以为不会有事,于是便出来透透风,要知道让一个女孩子整天躲在军营里,是很难受的,结果,就出了昨天这么档子事。”

    林萧基本明白了,张濒宁出任务,武狂就出手了,这分明是有内奸啊,不过整个军营那么多人,内奸是谁?那根本没地方查去。

    “大饼他们出的什么任务?什么时候回来?”

    刘牧冲回到说“不知道是什么任务,是绝密任务,到了地方才能知道是什么任务,具体时间也就没谱了。可能明天就回来,也有可能得几个月。”

    林萧心中暗自衡量,大饼执行的什么任务且先不谈,首先他要了解的是其他军人现在正在干什么,林萧隐隐的觉得有些不正常,兽潮即将来袭,就好比e国首脑提前获悉一样,华夏也一定会提前获悉。

    虽然l市有神兽分身,但是在这种时候,派人出去,简直就是送死,除非有人想让他们死,那么这个人到底是谁呢?林萧想到了和他有过一面之缘的费山逸。

    l市的一切军事行动必须经过他的同意,想要了解内情,那费山逸将是最好的选择,可是林萧现在还需要一个合理的身份才行。

    “好吧,你已经没什么事了,不用再住在这里了,走吧。”林萧知道二子已经没什么大碍了,现在住在这里简直就是电灯泡,所有人都盯着这里,不然李放也不会派人过来保护了。既然已经没有大碍,那就不必再住在这里了。

    出门的时候,二子看了一眼还在地上躺着的几个大汉,暗自为他们祈祷。

    “二子,李放兄弟可靠么?”林萧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毕竟当时李放是跟着他一起来l市的,也算是和他有过命之交的人,现在这样问,多少有点伤人的意思。

    二子先是一愣,接着急忙说道“老大,李放兄弟绝对靠得住,这些日子以来,要不是他们,我们连门都不敢出了,好几次争斗中,他们兄弟两都冲在第一线,绝对么问题。”二子急于为李放兄弟说话,这倒让林萧对二子刮目相看了。

    “好吧,带我们过去,我找他有事。”

    六人坐着车,来到一幢大楼前。

    “到了,就是这里。”林萧看着眼前阔气的门庭,忽然很想发笑什么时候开始,地下势力也被称为公司了?还有前台接待,真是搞笑啊!来人了怎么问?难道问先生,您需要什么服务?是要砍人?还是要砍人?还是要砍人?

    由二子带领着,六人一路顺风无阻的来到了一扇门前,接着二子直接推门而进,林萧紧随其后,六人鱼贯而入。

    “老大,邓浙,你们先坐,李放兄弟马上就过来。”

    林萧忽然说到“一会你不要说我是谁,知道了么?”

    刘牧冲虽然不知道林萧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很干脆的答应下来。

    很快,大门再次打开,走进来两人正是李放兄弟,身后还跟着几个大汉,看起来还像有一些实力的样子。

    李放一见到林萧立刻热情起来“朋友,没想到你和刘牧冲认识,真是太巧了,我还正说呢,昨天与你一见如故,只是没有机会和你把酒言欢,对了,昨天晚上没什么事吧。”

    林萧知道李放问的是警局的事,也算是试探一下吧。林萧微笑道“没事,没事。”

    李翔一直直勾勾的盯着林萧看,好像他脸上有花似地。客套了几句之后,众人落了座,这是一个不算大的会议室,最大的优点就是空间大,椅子多,就算多来些人也能坐下。

    “您今天来这里是”李放开门见山的问道。

    林萧洒然一笑“刘牧冲和我认识已久,只不过太长时间没有见过面而已。”林萧这句话说的一点不假,但是停在李放的耳朵里就成了我和刘牧冲认识!但是我却不认识你们。也就是说让他们在潜意识里认为,双方并没有见过面,因为李翔的眼神让林萧有些担心,当时李家兄弟二人跟着自己的时候,李翔就是这种眼神,他担心李翔认出自己的某些特征来,这些东西只有仔细观察才能看出来,像李放,不去关心,那是绝对看不出来的。

    果然,林萧这句话一出,便感觉到那种被注视的感觉消失了。

    “严格来说,昨天救了他的,是你,而不是我,所以,我想过来道谢,谢谢你救了我的朋友。”林萧说的很认真,好像事情真的就是那样。

    李放连忙客气“哪里的话,我们本来也是朋友,互相帮助是应该的,何况是现在这种时候,我们更应该团结在一起。”林萧试探李放的时候,李放也在试探他,似乎想看看他有没有兴趣加入他的组织。2号听出来了他的话外之意,不过却装作没听懂的样子。

    “是啊,这种时候就更应该团结,人类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了,在这样下去,全世界就没多少人类了。”林萧将话题近一步扩大,大到李放无话可说。我都把全世界抬出来了,你该不会再说什么了吧。

    李放似乎还没有意识到林萧的言外之意,继续说到“朋友你的功夫了得,不知道是出自哪个门派的?”这是开始摸底了。

    林萧打了个哈哈,反问到“只是我有一事不明,武狂百人队那么明显,追击刘牧冲几条街道,按理说,警察啊什么的,早就应该到了,怎么会那么晚才出现呢?”

    林萧话里的意识是对警察的最后登场有些疑问,但其实是在问他你早干嘛去了。

    李放在地下势力圈也混了一阵子了,当然很明白他的意思,只是他没有想到林萧会这么直接的问出来。看着身边众人疑惑的眼光,李放说到“我们一得到消息便立刻出发了,但是路上遇到了一些麻烦,所以才会那么晚出现。”

    林萧立刻接口问到“哦?是什么样的麻烦呢?”这下所有人都听明白了,合着林萧在这怀疑李放呢。

    最快更新,阅读请。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