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幽冥执念

    白无瑕。

    就冲着这三个字,卫襄就已经能确定眼前这个黑影,的的确确就是那个已经被毁灭的幽冥城主,只是,他为何会在这里?

    卫襄蹲在地上,正在纳闷儿,她怀里的朱云动了动,在幽暗的光线里对着卫襄露出一个笑容

    “谢……谢谢……”

    随着朱云开口说话,血沫子不断地从朱云的唇边溢出来,触目惊心。

    卫襄下意识地就抬手去擦,身后却冷不防地伸出一只手,将朱云直接从她怀里拎了出去,转手扔给了松陵子

    “你的徒弟你自己看好。”

    这人可真是……

    卫襄无可奈何地站起来,再次看向了幽冥之主那边。

    松陵子接到了自己的徒弟之后,伸手一挥,就将密室通道两旁墙壁上的灯全部点燃,灯光全都照在了幽冥之主的身上。

    卫襄这才看清,幽冥之主的身影带着些隐隐约约,并不是在幽冥之城的时候那般凝实,难怪他只是站在那里吓唬人,却迟迟不动手。

    而在他的身影中,一道人类男子的身影也忽隐忽现,不用说,那肯定是祝言原本的躯壳。

    而此时缠绕在卫襄手臂上的小白,已经整条身子都缩在了卫襄的袖中瑟瑟发抖,连个头都不敢露了。

    蛇妖小笨却是从尉迟嘉的袖中游走而出,化出庞大的身躯,在这狭窄的密室通道中昂起身子,挡在了众人面前,朝着前任幽冥之主的身影吞吐着蛇信,发出嘶撕的声响,眼看着就是要干一架。

    但如果真的打起来,卫襄觉得蛇妖一定不是幽冥之主的对手,因为幽冥之主的厉害之处,并不是修仙者推崇的修为和法力,而是他本身那能够侵蚀一切的死气。

    所以说,小笨的勇气让人感动,可这个举动,是真的蠢。

    卫襄拽了拽尉迟嘉的袖子

    “把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镇魂兽给叫回来,别让他丢了命,你也跟着受牵连。”

    尉迟嘉点点头,直接出手将蛇妖给收了回来,不由分说地将他打昏,重新塞进了衣袖中。

    对峙的两方中间,再次空无一物。

    松陵子安顿好了徒弟,立刻从怀里拿出一大把符纸,站在了卫襄身边,低声问道

    “卫仙子如今可有什么好办法?为什么这尸魔会变成这副鬼样子?”

    松陵子总觉得能够逃过自家徒弟追杀,还能掌控梦魇森林的这对未婚夫妻,应该不会很弱才对,而看这小姑娘的表现,应该是知道眼前这是什么鬼东西才对。

    卫襄看出了这老头儿在紧张,拍了拍松陵子的肩,安慰道

    “宗主不要害怕,这黑影乃是从前的幽冥之主,他虽然死而复生,但如今只是一道虚影罢了,成不了什么大气候。”

    “谁,谁说我害怕了?你这没大没小的孩子!”

    卫襄的动作和说话的语气,都让松陵子心里一阵不自在,他梗着脖子反驳道。

    不过他心里没那么慌了也是真的。

    到底是做了几十年掌门的人,一直到眼前这家伙没什么威胁力,松陵子手里的符立刻就像是下雨一般朝着幽冥之主撒了过去,一道道闪动着金光的符纸,将幽冥之主的影子团团围住。

    不得不说,松陵子这老头是真的实力强横,这么一大把符纸撒出去,原本看着威风凛凛的幽冥之主顷刻间发出一声声的惨叫,身上的死气开始溃散,原本就不凝实的身影更是淡了几分。

    松陵子大袖一挥,冲着痛苦的幽冥之主义正言辞地开始训斥

    “你若真是那什么幽冥之主,就该知道人间各有道,阴阳之间,不可混淆,为何还要来人间作乱?”

    面对松陵子的训斥,被符咒包围的幽冥之主一边挣扎在金光点点中,一边再度发出怒吼

    “白无暇,白无瑕!”

    这……松陵子有些懵,转头看着卫襄“他什么意思?”

    卫襄不着痕迹地拍了拍袖子里发抖的小白,淡淡地摇摇头

    “我也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松陵子总觉得这小姑娘在撒谎。

    卫襄很认真地继续摇头

    “真的不知道。”

    松陵子只好回头对着幽冥之主再次怒斥

    “不管你是何处来的阴魂厉鬼,今日有我在,你就休想祸乱我火云宗,休想祸乱我北海仙门!”

    说完就开始放大招,直接以剑为笔,催动灵力,在虚空中画出一道道的符咒。

    那些符咒一旦成形,很快就如同实质的金线一般,密密麻麻地形成了一张天罗地网,朝着幽冥之主的身上压了下去。

    在这张密网的压制之下,幽冥之主的身影越来越小,越来越淡,到最后,彻底消失,祝言的躯壳,再次清晰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而耗费了太多灵力的松陵子,也终于收回了手中不断画符的长剑,怦地一声将长剑杵在了地上,借以支撑摇摇欲坠的身体。

    “宗主!”

    卫襄关切地出声上前,尉迟嘉也已经赶在卫襄前面伸手扶住了松陵子。

    昏黄色的光影里,原本精神矍铄的老头儿奄奄一息,脸上的褶子都像是多了十几道。

    卫襄顺手就将两张固元符拍在了老头身上,轻声道“好了,您可以休息了,剩下的,我们来。”

    说实在的,鉴于对人性的认知,卫襄原本以为,这老头不会傻到自己一个人上的,怎么也得先让他们出手,但是此时此刻,老头这种大公无私,不畏牺牲的表现,还是让卫襄不禁动容。

    松陵子也实在是撑不住了,点点头,顺从地被尉迟嘉搀扶到了墙根儿,和还在吐血的朱云排排坐了。

    转头间,卫襄瞥见了朱云唇角如同小河蜿蜒一般的血痕,心底不由得很是同情。

    这师徒俩也真是不容易,被他们的祖师爷坑得够呛。

    于心不忍之下,卫襄就将剩下的一张固元符拍在了朱云身上,先帮他稳定住伤势。

    只是卫襄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一张符拍下去,原本还奄奄一息的朱云,立刻就眼神亮晶晶地盯住了她。

    “襄襄……”

    朱云伸手拽住了她的衣袖,然后伸出手掌,手掌心一只火红色的鸟雀正在沉眠。

    卫襄愣住了“这是……”

    “这是我的镇魂兽……朱雀……”灯光里,朱云的笑容里带着期待和忐忑“我把它给你,如果不敌,让它再次迎敌吧……”

    再次迎敌。

    这四个字看似风轻云淡,实则重逾千斤,吧嗒一声砸在了卫襄的心底。

    如果此时,朱云爬起来说,我去迎敌吧,或者跟她说,卫襄,一切都交给你了,她的心情大概不会有任何的波动。

    但是,他却将等同他性命一般的镇魂兽就这么送在了她面前,带着在所不惜的态度——

    要知道以他此时的状况,一旦他的镇魂兽出了意外,他必死无疑。

    这种失心疯一般的事情,不是没有人做过,譬如尉迟嘉,就经常疯狂地干这种事情,但朱云和尉迟嘉是不一样的。

    尉迟嘉和她,是两世纠缠到如今,可朱云,和她认识才有几天啊?

    这种把自己性命就这么交到她手里,他真的,就不怕自己一狠心,用他的命为自己抵挡僵尸吗?

    时间几乎在这一刻凝固,卫襄就这么蹲在朱云身边出神,尉迟嘉的眼底,却已经闪过了数道冷光。

    他上前一步,伸手将朱云手心里那只脆弱不堪的朱雀攥在了手里。

    “你做什么?”

    卫襄大惊,连忙起身喊道。

    仅仅是四个字而已,尉迟嘉的心底却像是被针扎了一般疼——

    不过是这个人一个举动而已,襄襄就毫不犹豫地来质疑他?

    尉迟嘉闭上眼睛,竭力遏制住了想要一把掐死这只鸟儿,然后让眼前这个可恶的人死于非命的冲动。

    他不能就这么,在襄襄心里扎下一根刺。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尉迟嘉眼底的难过和痛恨都已经隐没不见。

    他松开手掌,将朱雀扔回了朱云的怀里。

    “不要用这种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来博取襄襄的同情,你明明知道,我们不可能做出卑劣的事情。”

    尉迟嘉冷冷说道。

    朱云的脸色立刻煞白。

    诛人诛心,这个人一句话而已,就将他对眼前这个姑娘的所有用心全都抹杀——

    他怎么能这样?!

    尉迟嘉却已经懒得再看他一眼,径直拉过卫襄从朱云面前走过,只留下一句只有他一个人能听到的话

    “我的未婚妻,我自己会护她周全,不必你多事。”

    男子的声音飘逸出尘,女子的背影窈窕轻快,两人携手在昏黄的光线里走向那具僵尸。

    朱云渐渐垂眸,再也没有勇气看过去。

    此时的僵尸,虽然还是僵尸,但在经历过幽冥之主的折腾以后,又被松陵子的符咒压制,已经没有多少反抗的余地了。

    卫襄轻轻松松就用一张镇魂符将他拍倒——

    之前他只是僵尸,没有魂魄,镇魂符对他来说没有用,但是现在他体内有祝言的两魂六魄,又有幽冥之主的魂魄寄居在内,是可以用符压制的。

    不过为了万无一失,尉迟嘉还是伸手将毫无反抗之力的僵尸拎了起来,扔回了密室的棺材里,加上了重重符咒的封印。

    至此,卫襄和尉迟嘉才算是松了一口气,两人拍拍手,转了回去将依旧昏迷不醒的祝言再次拖了进来,放在了棺材旁。

    卫襄也拍了一张镇魂符在祝言的身上,避免他再被原身把剩下的魂魄都给吸走。

    如此一番折腾之后,卫襄才拿出了自己的终极法宝——招魂符。

    卫襄将招魂符在祝言头燃,然后将灰烬撒在祝言的身上,双手结印,开始念动咒语。

    “以彼之肉身,招彼之魂魄,魂归来兮,魂归来兮……”

    随着卫襄的吟唱,飘渺似烟的魂魄从棺材内逐渐升起,然后在密室内盘旋围绕,许久之后才顺着卫襄指尖的烟灰,慢慢降落在了祝言的身上,消失不见。

    “成了!”

    大功告成,卫襄兴奋地拍掌。

    “嗯。”尉迟嘉应了一声,随即在祝言的身上又拍了一张搜魂符。

    他们要问清楚祝言的意愿,看他到底是愿意继续做祝言,还是想要回到自己原本的躯壳内,去获得强大的力量。

    尉迟嘉护法,卫襄则是站在了祝言的身边,闭上眼睛去面对已经恢复了完整的魂魄。

    白茫茫一片的心海内,祝言的魂魄安安静静地沉睡其中。

    卫襄慢慢地走了过去,叫醒了他。

    “祝言,醒醒,我要问你一句话。”

    沉睡在雾海中的魂魄茫然睁开双眼,看了卫襄好一会儿,才“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小仙子,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呜……”

    原本肃穆的气氛顿时被打破,卫襄瞧着仿佛西泠附体一般哭得凄凄惨惨的祝言,哭笑不得。

    “好了,不要哭了,我这不是把你救回来了吗?”

    卫襄坐在他身旁安慰他。

    想了想又说道

    “其实也算不上是救你回来,因为你的魂魄去到的,是你原本的躯壳。”

    “这……”

    祝言的哭声有片刻的停顿,他很快抹了抹眼睛,擦了擦那并不存在的眼泪,哽咽道

    “我不想回去了,我再也不想回去了……”

    虽然之前做好了各种心理准备,但是祝言的回答还是让卫襄愣了一下

    “难道你不希望拥有强大无匹的力量吗?”

    “我当然希望啊,可,可我从没想过做僵尸啊……”

    祝言很委屈

    “那个僵尸已经生出了灵智,那已经,已经不是我了,再说,幽冥之主的魂魄也来捣乱,我都打不过他们……呜呜呜……”

    说着说着,祝言的魂魄悲从中来,又开始哭。

    “别哭别哭,不想回去咱就不回去。”

    卫襄温和地劝慰,原本紧绷着的心弦也骤然放松——

    幽冥之主忽然重生,是一件坏事,却也有它的好处,她终于不用像之前想过的那样,苦口婆心劝祝言做出正确的选择了。

    因为祝言一旦选择回到自己的躯壳中,那么她和尉迟嘉势必是要将其诛杀的。

    相处这么长时间,谁敢保证,就一定能干脆利落地下得了这种狠手呢?

    还好还好,祝言没有让她失望。

    卫襄心情很好地跟祝言许诺

    “你放心,只要你不想回去,我就做主,把你现在这具身躯永远送给你!”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