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九章 新的焦点(下)

    这一次,空气中根本看不见金黄色的剑雨。

    因为所有的剑,都射在了干将莫邪的身体上。

    与之而来的,还有一枪射空了的声音。

    远处狙击了嬴政半天的白纸一愣。

    开局到这一枪之前,百里守约一共只空了三枪。

    而这三枪都是空在了嬴政身上。

    本以为这一次的预判一定会中,没想到嬴政闪现的位置和预判后退的位置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方向。

    于是乎。

    这一枪又空了。

    算上这一枪,已经是第四枪了。

    白纸微微皱眉,操控着百里守约又一次进入了狂风之息的狙击状态。但大脑却开始了对接下来所有战术的思考。

    随即,手下紫色的长线开始大幅度偏转。

    ァ新ヤ~8~1~中文網首发、域名、请记住

    与此同时。

    除了白纸之外,所有人也皆是一愣。

    炮台法师要打近战了吗?

    如果说远程的对决,嬴政犹豫可操作性没有干将莫邪强,所以会稍显弱势。但若是要说进战的对决,嬴政绝对是属于无脑平a全面碾压干将莫邪的那种。

    视野之上。

    干将莫邪的血量正在飞速下降着。

    哪里还敢继续追吕布?只能匆忙交出了一技能护主邪冢,将死粘着自己的嬴政给击退了些许的距离,但是空气中的剑雨还是一根不落的朝着自己射来。

    le操控着干将莫邪一边后退,一边走位。

    可是跟前的嬴政,却如同自己的提线木偶一般,如影随形。

    转瞬之间。

    本是满血的干将莫邪成了残血。

    好在嬴政的装备还没有成型,好在身后的队友已经跟了上来,帮自己挡下了这绵绵不绝的剑雨。

    但是

    现在没有人还有控制技能,方才为了追击吕布,牛魔是通过二技能横行霸道冲上来的,大招之前为了强开太乙真人还处于cd的状态之中。

    所以

    没有人能阻止嬴政的脚步,更没有人能直接将这个几乎满血的嬴政给瞬间秒掉。

    这一刻,嬴政仿佛成了一个很“刚”的战士。

    死死追随着干将莫邪的脚步疯狂平a着。

    干将莫邪所剩不多的血量正在一点点的下降。

    不仅如此。

    不远处,还有一只忽视已久的公孙离。

    她正朝着自己冲来。

    绝望间。

    “把人往我这边拉。”

    是白纸的声音。

    “直接把人往我的方向拉!”

    与此同时。

    lend这边。

    顾竞的双眼死死的盯着游戏画面,根本不敢眨一下眼睛。

    不是害怕错过残血的干将莫邪。

    而是一直在留意空气中那道徘徊在自己身侧的紫色长线。

    对于顾竞而言,身边的这三个都不是真正的敌人。

    唯有暗处的百里守约,才是自己最大的威胁。

    忽然。

    紫色的长线不见了。

    但是一把黄色的油纸伞闯入了眼帘。

    在边缘ob了许久的公孙离,准备进场了。

    顾竞像了想到了什么一般,不禁大喊道,“小心!!”

    话音刚落。

    公孙离贴脸落在了干将莫邪的跟前。

    电光火石间。

    “砰~”

    “呲~”

    顾竞的心也随之一沉。

    狂风之息,配合干将莫邪刚刚完成cd的大招强化剑气。

    一枪不落,一剑不少。全部落在了公孙离的身上。

    “youhavenbeensed!”

    高飞飞一愣,自己的游戏界面已经变得灰暗。

    公孙离进入了25秒的复活倒计时。

    “嬴政撤退!”周启锋无奈道,“干将莫邪收不掉了。”

    若是强行粘下去,必然是可以换掉干将莫邪的人头。

    但是

    一旦lend已经没有公孙离,若是再没有了嬴政。亚龙马上就能反攻中路一塔,甚至还能上二塔。

    好在此时亚龙的人也没有留人的技能。

    嬴政还有可以全身而退的余地。

    顾竞没有说话,只能默默操控着嬴政向着二塔的方向撤去。

    一塔虽然还在,但是敌人的兵线也还在,这座防御无异于已经被攻破。

    几秒后。

    嬴政顺利撤离,lend苦守了许久的下塔也随之告破。

    解说席上。

    “又是一波0换打野,还拿塔。”孙文武分析道,“亚龙血赚。lend血亏。”

    “现在7分半,经济差拉到了两千多。”

    洛雨时思考的片刻,“有一个小细节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

    “什么细节?”

    “我刚才一直在关注百里守约的动向。”洛雨时说道,“一开始,百里守约的狙击对线一直都是嬴政。从之前的几波中路进攻,也可以看出亚龙这边是非常想杀嬴政的。”

    “是的。”陆厉轩点了点头。

    “我注意到,刚好在嬴政闪现贴脸打干将莫邪的那一刻,百里守约又空了一枪。”

    “空枪了?”孙文武有点小意外,记忆之中,白纸的百里守约好像没有空过枪吧?

    然而仔细想想,好像也不对

    好像是有那么几枪空了。

    而空的几枪,都是落在嬴政的身侧。

    细思极恐。

    “然后,白纸的狙击对象直接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反转。”洛雨时继续道,“从敌群中的嬴政,切换成了一直在边缘飘荡的公孙离。”

    “其实在公孙离落地前,早就成为了白纸的猎物。”

    “从而最后配合干将莫邪的刚好完成cd的强化剑气,直接秒杀带走了满血的公孙离。”

    “如果没有百里守约这关键的一枪,亚龙不可能秒掉公孙离。lend确实完全可以以此打出一波漂亮的反杀。”

    说到这里,洛雨时顿了顿,有些惆怅。

    哪有那么多的如果呢?

    只能不由得感慨,“现在,lend的处境很艰难了。”

    “何止是艰难。”陆厉轩的语气有点失望,“本来这一波嬴政配合公孙离是可以完成漂亮的塔下反杀。不说杀多的,至少一个干将莫邪肯定是可以带走的。”

    “没想到居然还被再杀了一个,干将莫邪还活了下来。”

    “最重要的是,被杀的还是打野。lend这边现在发育最好的公孙离。也是现在lend这边唯一能够站出来扭转局势的。可是连输出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秒。”

    “而且对于lend而言,更致命的是——心态上的打击。”

    “这种明明抓到了转变局势的希望,却没有抓住。无疑是最残酷的。”

    “我想,lend这边可能需要迅速调整一下心态。”

    赛场上。

    伴随着又一波团战的失利。lend全队似乎都陷入了一种低迷的状态。

    你不说话,我不说话。

    大家都不说话。

    只是默默守在自己的区域内猥琐发育,偶尔机器性的同步几句敌人的视野。

    而亚龙这边果断聚焦起了自己的“新焦点”——公孙离。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