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六章 最后的挣扎

    吴威武哈哈大笑道“太好了罗兄,智慈这老和尚终于要撑不住了。”

    一旁的罗奇也欢喜无比,他急忙说道“别废话,趁他病,要他命。我们赶紧出手,将这老和尚击杀了,免得夜长梦多,让他给翻盘了。”

    好!

    吴威武答应一声,然后和罗奇一起重新攻了上去,狠招连出,不停的猛攻向智慈。

    此时智慈的脸色苍白如纸,整个人都十分虚弱,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阴沟里翻船,真被面前的两个小人物给重创了,要是一直这样下去的话,搞不好真的会被杀的。

    想到这里,智慈心里不由生出一丝恐惧,没有不怕死,即便他如今已经一把年纪了,可一想到自己可能会死,智慈就害怕的不行,顿时间,他心神乱了起来,出手的速度更加的慢了。

    智慈其实也知道自己此时不能慌乱,一定要保持冷静,这样才有可能战胜敌人,可智慈再三努力,却是再也保持不了冷静了,因为在罗奇和吴威武两人的猛攻之下,他又被砍伤了一刀,大量的鲜血不断流出来。

    由于失血过多的缘故,智慈慢慢感觉到一阵虚弱,身子都有些摇晃起来,险些没有站稳,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罗奇见到这一幕,顿时十分兴奋,他大声说道吴兄弟,这老和尚不行了,我们再加把劲,彻底要了他的命。

    吴威武一脸狞笑,他自然不会拒绝了,之前他们两个可是被智慈给打得落花流水,如今好不容易有报仇的机会,岂能白白错过,智慈今日必须要死。

    当即吴威武将自己压箱底的底牌也给使用了出来,只见他吐出一口大气,周身的气势节节攀升,最后吴威武双手握紧刀柄,对准智慈便是一刀劈出。

    下一刻,一道凌厉的刀气出现,直向智慈的袭去。

    你休想。

    智慈也知道此刻乃是自己生死存亡之际,丝毫大意不得,他全神贯注的注视着飞来的刀气,丝丝真气快速聚集在右掌中,而后挥手一掌拍出。

    当两者的攻击对撞在一起之时,便发出一道沉闷之声,而后一股无形的气浪席卷开来,如同刮起一阵狂风一般,将附近正在激战的柳叶山庄弟子和寒光寺的和尚都给震退,功力稍弱一些的人,立时受了轻伤,然后一脸惊骇的望向始作俑者。

    吴威武惨叫一声,整个人蹬蹬瞪的不停后退,等他好不容易稳住身形之时,便感觉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接着吴威武一阵天旋地转,噗通一声倒了下去。

    再看智慈虽然情况也不是很好,可跟吴威武比起来,却要好上太多了,智慈的气息又再次虚弱了一分,体内真气已经所剩无几,最多他还能在战斗半盏茶的时间,而等时间一过,智慈便会精疲力尽,再无还手之力,到时候敌人想要他杀,简直举手之劳。

    智慈深知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因此他一点也没有犹豫,便想要暂且撤退,可没等智慈做出动作,罗奇却神出鬼没的来到他身旁,而后一爪扫出,重重的击中智慈心口,直接将智慈给打倒在地。

    一招得手,罗奇毫不停留的踢出一脚,正中智慈腰部,将这个老和尚踢飞了出去,等智慈落地后,已然爬不起来了,只有等死一条路而已了。

    罗奇大口喘着粗气,别看他刚才好像很轻松的样子,其实并不是这样,罗奇一直伺机而动,甚至没有出手去救吴威武,所为的便是等待绝佳的时机,给智慈致命的一击。

    罗奇刚刚的偷袭很冒险,一旦没有成功,那么等待他的将会是智慈狠厉的反击,双方如此近距离之下,罗奇逃也没法逃,不出五招,罗奇一定会败在智慈的手上。

    幸好偷袭得手了,如今智慈已经没有丝毫还手之力,身体更是被重创,已经没有威胁了。

    罗奇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然后手持利器,大步向智慈走去。

    重伤倒地的智慈见到这一幕,顿时满脸的惊恐,他努力想要爬起来逃走,可却有心无力,不管怎么样努力也好,都爬不起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罗奇越来越近。

    终于,罗奇成功来到智慈身前,杀气腾腾的道“老和尚,你也有今天,刚才打我们的时候是不是很爽啊,不过你的报应要来了。”

    智慈吃力的道“别……别杀我,有话好说。”

    罗奇冷笑道“你不用浪费口舌了,安心上路吧。”

    言罢,罗奇没再废话,用力挥舞砍刀,直向智慈的颈部砍去。

    “等等,我……”

    智慈还想要说话什么,可罗奇却不给他机会,都没等智慈吧剩余的话给说出来,便狠辣的将他的脑袋给砍了下来,顿时间,智慈的脑袋搬家,死不瞑目。

    击杀了智慈之后,罗奇腿一软,单膝跪在地上,这一战实在是太凶险了,要不是运气好,恐怕罗奇和吴威武已经被智慈给杀了,幸好他们用了计谋牵制住了智慈的实力,这才惊险的得到胜利。

    休息了片刻,稍微恢复一些力气之后,罗奇便跑向吴威武,十分关切的道“吴兄,你怎么样了,要不要紧。”

    吴威武浑身都在隐隐作痛,直疼得他龇牙咧嘴,面对罗奇的询问,吴威武干巴巴的道“应该还死不了,对了,智慈那个老和尚怎么样了,死了没有。”

    罗奇笑着道“放心吧,脑袋都被我给砍下来了,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听到这个大好消息,吴威武顿时大喜过望,感觉身上的伤势都不那么痛了,嘴巴裂开,开怀的大笑起来。

    罗奇此刻也是满心的欢喜,毕竟杀了智慈以后,也预示着他们立下了大功,等事后论功行赏之时,名利地位都会有了。

    说起来,罗奇和吴威武两人也是不打不相识,不久之前他们两个可还是相互看不顺眼,可有了这一次出生入死的经历以后,两人立即惺惺相惜起来,都把对方看成了好兄弟。

    因此罗奇一脸关心的问道“吴兄,你没事吧,伤势要不要紧。”

    吴威武道“没事,虽然伤势不轻,可我皮粗肉厚,修养个把月的便可以痊愈了。”
博评网